新華網 正文
“996”作息成潛規則? 超負荷加班的職場無奈
2018-11-29 07:33:59 來源: 中國新聞網
關注新華網
微博
Qzone
評論
圖集

  【社會37度】

  編者按:

  這裏的文字沒有浮華,沒有空談,沒有“標題黨”。信息轟炸的網絡時代,我們只希望安靜記錄身邊的故事,關注冷暖人生,帶你觸摸社會的體溫。

  深夜的寫字樓,每一盞燈都有一個加班的故事。

  北京的中關村、金寶街、國貿、西三旗……裝點夜景的大樓,星星點點,記錄著這座城市加班者的日常。

  加班,這個讓上班族怨念而無奈的詞匯,卻越發成為一些行業的常態。早9點到晚9點,一周上班6天,加班的人群中,有一種模式被稱為“996”。

  他們也常問自己:我為什麼這麼忙?

  11月22日,22時左右,中關村丹棱街附近的寫字樓依舊亮著燈。 中新網記者 張尼 攝

  瘋狂的加班樓

  晚上10點後,中關村丹棱街附近的購物中心人流漸少,與之形成對比的是相鄰的寫字樓依舊燈火通明。大樓內,碼農們還在對著電腦屏幕做一天中的“最後衝刺”。

  直到夜深人靜,他們才陸續拖著疲憊的步伐走出格子間,鑽進出租車,四散回自己的住處。

  35歲的李畔就是這支加班大軍中的一員。

  研究生畢業後,他就加入了碼農的隊伍,先後換過4家企業,坐標都在中關村、西三旗這樣的IT企業聚集地,但不變的是“996”工作模式。

  李畔從來不用經受北京晚高峰的蹂躪——那個時間段,他還捧著外賣在自己的工位上找bug。

  他不用擔心下班晚打不到車,因為深夜時分,北京的出租車司機們都喜歡在這片加班重災區徘徊搶單。

  同樣是深夜11點,在東城區一家外資咨詢公司工作的林睿在最後核對數據,電腦的辦公係統上,還亮著一串頭像。

  每當這時,他都要強迫自己驅散困意,提高效率,避免成為辦公室裏最後一個走的“倒霉蛋”。

  入職兩年,這個1995年出生的男孩從來沒空玩抖音、沒時間追劇,每天最大的願望就是能早點回家睡個好覺。

  但往往這樣的願望也不一定能實現。通常,林睿回到位于房山的家時,已經是12點後。

  來不及看微信、刷微博,到家後的林睿會迅速洗漱完畢,然後倒在床上入睡。過不了幾個小時,他又要應付新一天的工作。

  夜晚11時左右,李畔回家的路上已經沒有什麼車輛和行人(受訪者供圖)

  被吞噬的生活

  12.9%的人平均周加班時間超過10小時;53%的勞動者有時或者經常在深夜仍然工作;超過8成勞動者承受著一般或更高的精神壓力和身體壓力,處于過勞狀態……

  近期,武漢科技大學勞動經濟研究所發布的一份職場調查報告中,公布了這樣的數據。

  不過學數學出身的李畔從來不會計算自己總共加過多少班,對于他來説,這個數字沒有太多實際意義。

  “整個行業都是一樣的狀態,你沒有什麼可以選擇的余地,要麼堅持,要麼放棄。”

  走在北京的街頭,李畔很可能被人貼上“中年油膩”的標簽。用他的話説,這是“工傷”。

  工作之後,他不光漲了20多斤的體重,發際線也嚴重後退。最近一次去旅行還是休婚假和妻子去馬爾代夫,那也是他們唯一一次共同旅行。

  “擁有私生活”對于林睿來説同樣是奢侈品。

  進入公司的2年時間裏,林睿休假的天數用十個手指數得過來,企業規定的15天年假形同虛設。

  “永遠會有項目壓著你,沒有人不許你休假,但休假就意味著不能按時完成任務,還敢休嗎?”

  現在,無奈的林睿會把雙休日當節日一樣慶祝,因為這樣的日子對于他來説都太珍貴了。

  今年十一,他完成了年度最大的心願——“京郊一日遊”。

  休息和工作,你要哪個?

  “每天被鬧鐘振醒的時候、在路上擠公交的時候,腦子裏會閃現出100遍辭職的念頭。”29歲的吳夢穎這樣形容自己上班時的心情。

  4年前,她進入北京的一家私企做財務工作。第一次面試時,就被主管告知,公司規定每周工作6天,所有部門周六都要在崗。如果不能接受,免談。

  雖然不合理,但當時不是名校畢業又沒有足夠財務經驗的吳夢穎,還是接受了這個“霸王條款”。對于已經找了小半年工作的她來説,有份能養活自己的工作要比過周末來得更迫切。

  從那時起,她就過上了“單休”的生活。每個周六,當別的女孩挽著男朋友逛街時,她要對著電腦做賬,以及完成領導交代的各項繁雜工作。

  “單休就等于沒有周末,周日的時間大多數用來處理一些生活瑣事,緊接著就是新一周的循環,幾乎很難有休閒娛樂的時間。”

  雖然每天都會閃現辭職的念頭,但吳夢穎還沒有一次真正提出過,甚至沒有把對加班的不滿表現出來,因為那可能意味著她會失去這份工作,她沒有勇氣對加班説不。

  “找一個同樣收入又心儀的工作並不容易,裸辭可能就意味著失業,那種焦慮和不安比起加班更讓人受不了。現在,雙休日和工作我只能選一樣。”

  21點過後,科學院南路的一座寫字樓依舊燈火通明。 中新網記者 張尼 攝

  生活是一場妥協

  畢業這兩年,林睿常常被同學、朋友調侃稱為“加班狗”,但他自己並不喜歡這樣一個稱呼,因為帶個“狗”字,多少讓他覺得沒尊嚴。

  “加班,只不過是我為了在這個社會生存下去做出的妥協。”

  的確,那些犧牲的周末和睡眠讓林睿有了比同齡人更高的薪水,在知名外企工作的經驗也讓他的履歷更加具有競爭力。

  “眼前是煎熬,但也許今後的生活可以變得輕松。”林睿説出了自己的憧憬。

  接受“996”工作的這些年,李畔也感到身心疲憊,但糾結權衡過後,他也沒有選擇離開。

  “行業的年薪大概都在30萬以上,如果能夠成為架構師,年收入可能會達到60萬以上或者更高,收入還是比較可觀的。”李畔這樣描述自己的職業規劃。

  雖然“IT男過勞死”的新聞時不時曝出,他的頭發也越變越少,但短暫的感慨反思過後,他還是會回到辦公桌繼續埋頭寫代碼。

  當碼農的這幾年,李畔銀行賬戶上的數字也在和他的體重同步增加。最近,他和妻子規劃著把北五環外的房子換成一個地段更好一點的學區房。

  “雖然錢還差很多,但這份工作至少能讓我們距離自己的夢想更近一些。”李畔説。(應受訪者要求,文中人物均為化名)(張尼)

+1
【糾錯】 責任編輯: 徐宙超
相關新聞
新聞評論
加載更多
挑戰玉米秸稈迷宮
浙江千島湖:巨網捕魚
烏鎮40年:根裏的靜與脈中的動
“芳香經濟”走出致富路

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661123781754
申博游戏注册登入 申博360-pt电子游戏登入 申博在线娱乐登入网址 菲律宾申博在线直营网登入 shen申博188现金网登入
通博娱乐开户平台最高占成 优信彩票app下载直营网 乐橙娱乐资金乐橙娱乐担保 永乐国际开户优惠 金冠欢乐棋牌
ek1级会员 竞博体育投注 大都会返水 大众棋牌线上开户最高占成 7070彩票游戏直营网
申博正网官网登入 菲律宾申博在线游戏下载 菲律宾申博游戏登入 博彩账号注册 心博天下怎么注册